钢材行情分析

《欢乐喜剧人7》德云社名嘴齐上阵孙越吐槽岳云鹏不务正业

  此次,领队李雪琴搭档带教老师孙越,向大众展示相声和脱口秀两种不同的喜剧文化,而结束隔离的龙字科大师兄欧弟终于归队,熊梓淇、张大大、李艺彤等欢乐人完成了不同题材的相声表演。郭德纲对欢乐人的相声表演做出中肯评价,并希望他们“继续努力”。

  相声是一门语言的艺术,2017年澳大利亚拉筹伯大学护理专业!讲究说、学、逗、唱,因此嘴皮子利索和音准好是对相声演员的基本要求。比赛开始前,欢乐人们和德云社分成两队进行断字接龙和魔音绕耳两项比拼,通过接绕口令和在杂音干扰下唱歌不跑调考核欢乐人们的相声基本功。岳云鹏也在魔音绕耳环节为大家表演了唱竹板书,展示了相声演员扎实的专业功底。

  基本功的比拼也让欢乐人们更加紧张。为了帮欢乐人们缓解紧张的情绪,岳云鹏分享了自己第一次上台演出的场景:“十五分钟的段子,三分钟我就下来了。”而在那之后,岳云鹏继续扫地、搬桌子、做饭干活,过了一年多才再次上台表演。通过失败的表演经历,岳云鹏告诉欢乐人们,每个优秀的相声演员都是经历了多年的历练和学习,才在舞台上获得认可。

  为了让欢乐人更好地感受喜剧的魅力,岳云鹏与孙越在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合体回归,献上了新年首次相声表演。岳云鹏深情回忆两人搭档已经十二年之久,并感叹道:“人生有几个十二年啊”,孙越搞笑回应他:“你,我不知道。” 在回忆起以前在北京华声天桥演出时观众特别少的艰难岁月时,岳云鹏说,台底下一个观众就没法儿演了。万一台下那一个观众提要求:“二位先别说啦,咱仨斗地主吧。”孙越建议他:“不能斗,女友带松狮犬做造型男子回家一看,万一输了呢。”面对观众掉到厕所坑里谁去捞的问题,两人开始互相推诿,孙越说:“谁瘦谁去啊”,岳云鹏则调侃孙越身材称“你掉不下去。”最后惹得孙越吐槽他“不务正业太久了,早就不想跟他说相声了。”见惯了两人相爱相杀,网友纷纷表示“爷青回,是喜剧人冠军那味了!”

  同样是靠嘴的艺术,相声和脱口秀这两种不同的喜剧形态在欢乐喜剧人的舞台居然迎来“对决”,领队李雪琴和孙越搭档带来了暖场秀《相声遇上脱口秀》。李雪琴不仅把孙越当话筒架,被孙越制止“别动手动脚的”,尤其当说到脱口秀起源于欧洲时,又被孙越调侃那应该叫“进口秀”。总之,李雪琴无论是说脱口秀还是唱歌,孙越都秒变捧哏接话,被李雪琴“吐槽”:“就你站在这捧哏,谁站这说话,它都是相声”。引得现场观众和网友纷纷评论“太好笑了”。

  前两期因为隔离没有参加录制的欧弟这次终于归队,现场表演了相声演员的基本功作品——打灯谜。然而表演时遇突发事故:麦克风顺着裤子滑到脚部,欧弟在几次拽回无果之后,和搭档曹鹤阳机智应对,决定忽略突发小状况继续演出,他也因此被岳云鹏夸赞节奏处理得好,同时也指出他的问题:“你的方言确实耽误很多节奏”,师父郭德纲也现场评价欧弟“需要努力”。

  作为龙字科的大师兄,欧弟其实非常紧张。他自我调侃:“我今天要是表现不好我有可能同时被淘汰然后还被(德云社)开除。”这让作为郭德纲口盟弟子而又没有经历过系统训练的他一度紧张到抽筋。

  前两期均有不错表现的“艺能人”熊梓淇,感叹到了德云社像是在考试,比在刘老根大舞台还紧张。这次熊梓淇和搭档朱鹤松带来了《写对子》。熊梓淇一上台就要朱鹤松离他远点儿,怕被蹭流量。朱鹤松也立马反驳“这德云社自带热度,自带流量,我怕你蹭我们热度。”随后熊梓淇现场展示了写对联的能力,不仅为现场观众做了副对联“请诸君到此处消遣娱乐,听我们说相声常笑开怀”,横批“多福多寿”,还臭美地做了副对联自夸“押韵冠军万人迷,铁岭名嘴熊梓淇”。

  纯情阿伟和搭档靳鹤岚带来了表演《相由心生》,阿伟首次作为捧哏贡献了相声初舞台,通过和搭档的默契配合,让观众看到他在短视频和东北喜剧之外的喜剧可能性。不仅和靳鹤岚惊艳演出“德云姐妹花”开启高能互怼,还回忆自己曾经报过霄字科,现在想进龙字科的他还是被郭德纲一句话反杀“你看这身材像龙嘛”,同时郭德纲也鼓励他“这个形象真的很占便宜,摆在那就像(捧哏),至于说尺寸劲头那得慢慢来,这个不容易。”

  在获知张大大喜欢唱歌且出过单曲后,尚筱菊特意为张大大写了相声作品《学歌曲》。然而张大大一上台就“耍大牌”点名要和岳云鹏搭档,岳云鹏不来他就不演了,被尚筱菊吐槽:“你不要撒娇,你撒娇的样子真的很恶心。”在张大大唱歌尚筱菊猜歌名的环节,他要么直接唱出歌名,要么各种跑调,被尚筱菊吐槽:“你哪句在调上?”虽然以前没说过相声,但郭德纲评价张大大“有些个节奏状态还是对的”,最终郭德纲也给张大大打分全场第一名。

  李艺彤这一场首次挑战相声贯口。面对压力排练时一度崩溃到哭的她,最后还是扛住压力,用唱的方式表演了相声贯口《小孩子》。但她对自己的表现并不满意,“大家没有觉得好笑,就是我缺乏喜感。”

  从东北喜剧到相声喜剧,短短几期内,欢乐人们学习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喜剧形态。相比东北喜剧需要表演和动作的配合,相声完全是靠说学逗唱的基本功,欢乐人们也在这两种不同喜剧形态的学习中感受不同喜剧文化的魅力。正如郭德纲说的“每个人都很紧张,但这种紧张不是害怕,是对这个舞台的一种敬畏,慢慢来,一回生两回熟,各位欢乐人继续努力,期待你们成功。”欢乐人们也将始终带着对艺术和舞台的敬畏感向成为真正的喜剧人冲刺。